1. ?

      参考网
      ?

      我国协作学习研究热点与趋势分析

      2019-12-30 09:12:16 成人教育 2019年12期

      李甦 方芳

      【摘要】“互联网+”背景下,协作学习在创新思维的培养中仍扮演着重要角色。文章以CNKI中与协作学习相关的1?029篇文献为研究对象,借助CiteSpace对我国协作学习的研究热点与趋势进行关键词共现分析。研究发现,我国协作学习的研究热点包括研究性学习、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网络课程和协作策略等七个方面;相关研究转向技术支持的协作学习、翻转课堂等教学中的协作学习和基于知识建构的协作学习,技术促进的教学模式研究也待探究。

      【关键词】协作学习;知识图谱;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CiteSpace

      【中图分类号】G72【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1-8794(2019)12-0007-06

      【收稿日期】2019-09-18

      【作者简介】李甦(1963—),男,昆明人,教授,硕士生导师,研究方向为教育数据与教育应用;方芳(1994—),女,云南曲靖人,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为教育数据挖掘与教育应用。在以信息化和知识经济为主要内容的21世纪,协作学习是人才的核心技能要求之一,就业市场也期望招聘的人才具有团队协作意识和技能?!督逃畔⒒?.0行动计划》中指出,要加强教育信息化学术共同体建设,协同工作是深度学习素养人际领域中的重点分支,团队协作、自我管理和批判性思维等构成高阶能力??梢运?,协作学习是促进学习的有效途径,在教育现代化变革中发挥着关键作用。自约翰逊兄弟提出“协作学习”以来,经过不断地研究,它已经成为一种备受欢迎的教学模式和学习策略,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在教育领域的应用促进了协作学习的发展,新的研究内容和方法也不断涌现,对相关研究进行整理有助于研究者进行总结和反思,并挖掘更适宜解决教学实践问题的思路和研究走向。

      马婧[1]对国外近二十年的协作学习理论进行了较为完整的梳理,并将其发展分为四个阶段,同时指出了研究热点和研究趋势。我国关于协作学习的研究数量众多,却鲜有研究者对其进行系统梳理。张同德等[2]对2007—2016年的网络协作学习展开研究评述。李海峰等[3]通过《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期刊中相关文献分析讨论了CSCL(Computer?Supported?Collaborative?Learning,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的发展。另外,还有部分研究仅对基于QQ、wiki等的协作学习进行综述,[4]对我国协作学习研究热点进行分析的研究较少。因此,系统地梳理我国的协作学习研究能够呈现研究主题、研究热点和发展趋势,利用CiteSpace对协作学习进行可视化分析,能较为全面地展示我国协作学习的发展状况,通过研究主题聚类、研究者网络等知识图谱的分析,以期为协作学习的实践应用和转型探究提供一些参考。

      一、研究设计

      1.研究方法

      本研究采用陈超美教授研发的CiteSpace5.3.R4版本为分析工具,[5]通过研究机构合作知识图谱分析我国协作学习的研究团体;通过关键词共现网络分析协作学习研究热点;通过高突现关键词和时序图分析协作学习的研究趋势。

      使用CiteSpace分析协作学习研究的简要步骤包括:数据格式转化;设置时间区域为1995—2019年,跨度为1年;设置阈值(CCCCCV)为(1,2,20),(3,2,20),(3,3,20);剪切连接方式和可视化呈现方式为默认。

      2.数据来源

      本研究在CNKI期刊数据库中以主题为“协作学习”,来源为核心期刊和CSSCI,进行检索得到相关文献1?070篇,除去会议报告、新书推荐、学者访谈等最终得到有效文献1?029篇,并将其作为研究对象。

      二、知识图谱分析

      1.时空知识图谱分析

      机构合作网络生成49个节点,13个连接,网络密度为0.011?1,说明我国协作学习研究形成了一定的团体,不同机构的作者间也产生了合作,研究较为集中。协作学习形成了华南师范大学、北京师范大学、华东师范大学为核心机构的研究圈,其中,以华南师范大学信息技术学院为核心的华南师范大学计算机学院、广西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院、浙江大学教育学院、内蒙古师范大学传媒学院形成了较为明显的合作网络。

      2.内容知识图谱分析

      通过对1?029篇文献进行关键词聚类得到包括307个关键词节点和770个连接的聚类图谱,如图1所示。其中,网络密度为0.016?4,度量网络??榛腝值为0.817?2,检验网络同质性的S值为0.733,可见,聚类具有较强的合理性。运行软件得到44个聚类,聚类规模较大的几个聚类包括研究性学习、CSCL、建构主义学习理论、Internet、校园计算机网、网络多媒体教学、学习模式、校际协作学习、网络课程、协作策略。關键词的共现频率和中心性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研究者们的关注点,如表1所示,可以看出频次较高的关键词包括“协作学习”、“CSCL”、“教学模式”、“建构主义”、“学习者”、“教学设计”、“学习环境”、“知识建构”和“研究性学习”等。中心度较高的节点在网络更为重要,相关研究节点中心度较高的关键节点包括“协作学习”(0.37)、“CSCL”(0.18)、“教学模式”(0.18)、“教学设计”(0.13)、“建构主义”(0.11)、“学习者”(0.09)、“教学策略”(0.08)等。

      三、我国协作学习研究热点分析

      通过对核心聚类和高频关键词进行分析总结,我国协作学习的研究热点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1.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研究

      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CSCL成为协作学习的重点研究内容,其核心关键词包括远程教育、学习环境、学习模式和知识建构等。最早的同类研究关注到ftp协议、arpa网络的基本功能和信息查询服务对教育科研革新的促进,以及给信息控制、人际关系等带来的负面影响。在对技术进行梳理的基础上发展起来的CSCL研究主要包括基于Internet的协作学习系统的设计、协作学习应用模式的构建及协作学习环境的构建三个方面。第三代远程教育已经发展为技术支持的学习环境,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是远程教育变革与发展的具体实现手段之一。对于如何促进CSCL,研究者聚焦于协作学习平台、学习支架的开发,网络平台中协作学习活动的设计与实践,及基于设计思想、混合式等学习模式的应用探索。技术的支持使得数据的收集更为客观,如基于xml、net的协作脚本为学习分析提供了日志数据,记录了协作学习过程中的部分数据。对CSCL学习效果的评价也在技术发展基础上成为一个研究热点维度,一方面,评价对象增多,包括对在线协作交互、学习内容、学习过程,以及协同知识建构过程的记录与分析;另一方面,衍生了新的评价手段,其中,基于大数据技术的学习分析是主流。大数据技术在教育中的应用拓展了在线协作学习的研究,以学习分析结果为依据进行学习推荐,如借助智能Agent技术构建智能代理模型,能够促进网络协作学习中的个性化。

      2.研究性学习中的协作活动研究

      研究性学习注重“集体”、“研究”、“过程”以及学习者的能力和参与,具有协作学习的特征。研究性学习研究领域的关键词主要有意义建构、学习情境、学习者和教学设计等,研究的焦点主要体现在研究性学习的核心要素以及教学设计的改变等引起的教学改革。研究性学习中的协作活动设计的根本遵循是:研究性学习的主体是学习者,不论在传统课堂还是网络教学中,教师在教学设计过程中要注重创设问题情境以促进学生的意义建构。研究者从学生角度出发,探索研究性学习模式、学习资源及其与信息技术的深度融合,研究性学习效果的评价等。其中,基于设计的研究和基于项目的协作学习成为探究性学习的主要方式。网络环境下的研究性学习系统提供了协作和交互,但其是否能引发学生的有效协作学习尚待验证。从热点核心关键词可以看出,我国已有的研究性学习研究主要集中于中小学,协作探究在高校等其他领域中的应用还需进一步加强。

      3.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研究

      建构主义强调知识的产生过程,其核心关键词包括教学模式、创新思维、教学过程和学习交互等,此类研究热点中多偏向将建构主义作为协作学习研究的理论基础。大多数研究都是基于建构主义探讨具体实践中的协作学习模式,设计教学环境和教学评价,教育教学活动中更关注学习者在过程中的表现,结合学生自学和交互学习来培养他们的创新思维,建构主义原理为智能超媒体的产生、学习资源的设计等提供了理论上的指导。此外,基于建构主义对多媒体计算机的功能进行扩展及分析,将教学模式和多媒体进行耦合设计也是主流的研究内容。

      4.网络多媒体教学研究

      多媒体教学是教育在信息化时代的主流形式,该类核心关键词包括信息技术课程、个别化、教育软件和资源。教育信息化的现存问题之一是计算机技术与学科课程的深度融合,多媒体教学在课堂中的有效性受教师和学生的信息素养所限制,因此造成多年来的多媒体教学仍然以信息技术课程为主。网络多媒体教学通过教育软件的使用促进协作同伴的形成,也为个性化学习与指导提供平台。学习者的信息素养能力决定了网络资源能否扩充现有的学习,促进深度思考,因此,学生信息素养的培养是网络多媒体教学中的基礎内容。网络多媒体教学强调协同论,概念理解等程序性知识在与同伴进行交流、学习资源搜索与整合的过程中得到发展。

      5.协作学习模式研究

      协作学习模式是活动设计的指导框架,该热点的核心关键词包括小组、辅导教师等。协作学习模式集中于现代远程教育及网络环境下的模式探究,主要包括跨国协作学习和国内协作平台中的模式两大类。国内的协作学习模式探究中,赵建华[6]教授将协作学习的基本模式分为包括竞争、合作、角色扮演等在内的七种,其他研究者对协作学习策略和模式的探究也围绕这些基本模式展开,常见的协作平台包括Blackboard、Moodle、易班、微博等。而跨国的相关研究聚焦于中外合作课程中的协作交流设计,以突破语言、时差、网络环境等问题探究跨国的在线协作学习模式。通过聚类词能够看出协作学习模式中很重视协作小组的建设,共同体规约等机制决定着小组内部和小组间是否发生协作事件。

      6.网络课程研究

      网络课程随慕课的出现发展迅速,同时也造成了学习浅表化,该热点的核心关键词包括课程结构、校际协作等。高校精品课程建设在数量上丰富了慕课的发展,但在范围上制约了其传播广度,当下的一些精品课程仅对本校学生开放,资源的重复使用率较低。[7]网络课程的校际协作学习关注不同学校的学习差异,利用差异开展协作、反思等学习活动,高校联盟中的分布式协作学习共同体包括多样化的学习者和学习资源等,其构建策略也在被探讨和实践。校际协作的主体之一是农民工子女学校,其在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网络课程的课程结构影响着课程协作学习效果,提供开放资源的网络课程应保证资源的高质量和知识产权等;借助在线活动和信息技术工具开展协作学习的课程则应以虚拟学习社群的形成和社群活动的激发与维持为核心进行建设。[8]

      7.协作策略研究

      协作策略是协作学习的方法论研究,其核心关键词包括Webcl、协作绩效和内聚力等。内聚力是协作的中坚力量,它依赖着共同体对学习目标、学习努力和学习坚持的一致性,协作小组或指导者在进行策略设计时应设法提高内聚力。此外,协作绩效在活动中能够起到很明显的激励作用,通过组内互评、组间互评提升学习者在共同体中的被认同感,学生的协作状态也会随绩效的发展而得到改善,并获得愉快的学习体验,促使学生能真切感受到协作学习的效率和快乐。协作策略的实践仍以网络协作学习为主,通过协作策略转变个人的学习方式,适应协作学习的节奏,促进认知的发展。

      四、我国协作学习研究趋势演进

      根据CiteSpace提取的突现关键词对该领域的研究趋势进行探究,如图2所示,通过对突现词的总结与分析,我国协作学习的研究趋势演进体现在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翻转课堂、面向知识建构的协作学习研究和教学模式研究四个方面。1.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

      主题为协作学习的相关研究中,网络教学、远程教育、网络协作学习自2002年开始被作为研究关键词,CSCL和在线协作学习于2007年被开始使用,总体研究趋势表现为上升。随着信息技术的发展及其与教育的融合,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成为“协作学习”的主流研究内容,同义词汇的突现说明CSCL一直处于研究前沿,未来的相关探索将持续集中于技术对协作学习的促进。总的来说,在线协作学习环境的创设、协作活动的设计与实践、协作过程的跟踪反馈、协作效果的评价都一直是CSCL的研究热点,也仍然是该领域未来的研究趋势。CSCL研究的重点之一是学习分析,通过收集学习过程数据(在线讨论的同步和异步文本等)、结果数据(作品和成绩等)、混合数据(问卷和访谈等)等突破以问卷调查为主的研究方式,[9]通过数据分析实现学习预警、学习过程的及时反馈和学习效果的多维评价,提供给学习者可视化分析结果,与之相关的学习分析工具的设计与应用也待创新。其次是在线协作支架活动设计,网络环境为在线协作学习活动提供平台支架,具体支架活动的设计和工具的选择及支架与平台、学习者的融合仍是实践难点。另外,从人本主义出发为学习者考虑是所有教学活动应该关注的重点,在线学习的时空分离使得了解学习者的学习动机、情感需求等面临挑战,在线协作学习的共同管理也是研究焦点之一。在线协作学习的评价中,对协作学习效果影响因素和评估方法的研究也待探索。移动学习技术从情境创设和深度互动两个方面为协作质量的提升提供保障,如何在移动环境中开展高质量的协作学习活动还需深入思考。

      2.翻转课堂

      翻转课堂倡导“先学后导”,相关的研究也非常多,但是其教学效果往往不理想。单纯的线上协作学习存在较多不确定因素,混合式协作学习活动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削弱不确定性,并提升协作效率。翻转课堂是混合协作学习的具体形式之一,将协作学习贯穿整个教学过程的课前设计、课中活动和课后反思,促进知识建构的发展。学生层面,翻转课堂要求学生具有探索和自主学习能力,对学生的自律和主动学习能力有着更高的要求??吻拔侍馓剿鹘锥?,从真实生活情境出发展开思考;协作学习是课中活动的主要方式,学习者发挥各自特长并通过有效的对话进行意义建构,最终生成具有群体智慧的知识成品,同时促进学习者个人和群体知识的发展;同伴评价、教师评价与自我评价促进课后的充分反思。翻转课堂的网络环境能为学习者提供丰富的学习资源,以及促进协作交流的平台。教师层面,线上线下以及协作学习不同阶段的角色转变、学习资源、学习活动等的合理安排均对教师的素养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翻转课堂中线上线下学习社区的构建是协作学习的重要研究内容,学习共同体的社会连接促进学习者的互相管理,并在协作交流中共享调节。翻转课堂对协作学习活动的支撑与需求,协作学习对翻转课堂的指导与实践成为协作学习在翻转课堂大力发展下的研究趋势。

      3.面向知识建构的协作学习研究

      学习是知识建构活动,协作贯穿知识建构的整个过程。为促进有效的协作学习,研究者在分析协作学习存在问题的基础上对知识建构模型进行了不同的改进,“场”和自组织理论为在线深度协作知识建构的发展提供了新的视角。[10]已有研究表明,基于知识建构理论的协作活动促进了参与者交互水平、学习满意度、知识水平等方面的提升,知识建构理论指导的协作学习活动设计和实证研究是当前和未来探讨的重要内容之一。知识建构的应用效果评价及影响因素分析、知识过程分析、协作知识建构与学科的深度融合都需要更深入地探究。

      4.教学模式

      促进学习的教学模式始终是协作學习的研究热点与趋势,特别是在线教学模式,教学模式的革新依赖着对现有模式进行个性化、协作化等多模式的整合。[11]O2O创客空间强调组内互助和组间协作,创客教育和STEM教育的结合是创新人才培养的重要方式。高阶思维能力和复杂问题解决能力指导着智慧型自主探究与协作式教学模式的构建,[12]数字化学习环境有利于探究与协作活动中的智慧发展,最终促进包括协作学习能力、自主探究能力和信息素养在内的智慧能力体系的提升。讨论式教学模式强调全方位的互动和协作学习,在教学中增强学习者的体验,开展协作组内和个人的分层教育促进个体差异的发展。任务驱动的协作学习实践也是教学模式探究的重要内容。各大高校纷纷建立起了智慧教室,智慧教室更便于学生的自主学习和面对面协作交流,智慧教室中的教学模式设计应注意其中的信息流,促进问题的解决。教学模式的探索中,已经有较多研究者开始关注云计算、虚拟现实、移动端等新兴技术对学习的促进。其中,教育云服务有利于构建个性化的信息环境,促进群体智慧;虚拟现实能够促进探究性学科课堂中的有效互动。协作学习对创新人才培养至关重要,教学模式又是促进学习的根本途径,因此,我们仍亟须剖析“互联网+”教育需求,结合新兴教育形式和信息技术,对协作学习中的教学模式进行创新,优化教学策略、教学手段等,提高协作学习效果。

      五、结束语

      本研究借助CiteSpace软件对中国知网中有关协作学习的核心期刊和CSSCI文献进行可视化分析和研究,通过对知识图谱的解读以及对关键文献的详细梳理,得到以下研究结论:第一,我国协作学习研究起步至今已经20余年,21世纪初,相关研究呈较为明显的上升趋势,自2005年以后,该领域的研究表现出发文量几乎是逐年递减。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我国协作学习研究的转型,协作学习与项目式学习、知识建构等研究融合发展。第二,我国协作学习研究基本集中于华南师范大学和北京师范大学为核心的高??蒲腥禾?,形成了具有影响力的科研机构和代表人物。但就在线协作学习而言,技术与理论的互相促进还需要投入大量研究,仍处于发展阶段。第三,关键词共现图谱表明,我国协作学习的研究热点包括研究性学习、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建构主义学习理论、网络多媒体教学、网络课程和协作策略等。第四,关键词突现率表明我国该领域的研究从协作学习转向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并发展到混合协作学习。

      综上所述,我国协作学习发展较为平缓,除了最开始的基础研究外,后续研究多为信息技术支撑的协作学习。学习分析将仍然是CSCL研究的重点内容,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与协作学习的深度融合,协作学习指导的翻转课堂研究,技术引发的教学模式创新及基于知识建构的协作学习代表着协作学习的基本研究趋势。

      【参考文献】

      [1]马婧.国外协作学习理论的演进与前沿热点:基于科学知识图谱的研究[J].开放教育研究,2013,19(6):95—101.

      [2]张同德,娄玉娟.“网络协作学习”基础研究述评:基于国内2007—2016年相关文献梳理[J].教育学术月刊,2017(6):46—52.

      [3]李海峰,王炜.计算机支持的协作学习研究热点与趋势演进:基于专业期刊文献的知识图谱可视化分析[J].现代远距离教育,2019(1):67—76.

      [4]杨兴波,张林.基于QQ的网络协作学习综述[J].科技视界,2016(16):127+174.

      [5]李杰,陈超美.citespace:科技文本挖掘及可视化[M].北京:首都经济贸易大学出版社,2016.

      [6]赵建华,李克东.协作学习及其协作学习模式[J].中国电化教育,2000(10):5—6.

      [7]周祥龙,孟克.高校网络课程的校际协作学习研究[J].教育与职业,2007(26):165—167.

      [8]胡坚达.不同类别网络课程在线学习环境比较研究[J].中国远程教育,2015(8):64—68.

      [9]仇晓春.国内CSCL实证研究的方法与路向[J].当代教育科学,2016(15):37—44.

      [10]李海峰,王炜.自组织视域下的在线深度协作知识建构研究[J].中国远程教育,2019(1):47—57.

      [11]颜正恕,徐济惠.线上线下一体化“互联网+”个性化教学模式研究[J].中国职业技术教育,2016(5):74—78.

      [12]于颖,周东岱.走向智慧:智慧型自主探究与协作式教学模式探析——基于第十二届全国小学信息技术与教学融合优质课大赛的思考[J].电化教育研究,2015,36(11):26—32.

      An?Analysis?of?Research?Hotspot?and?Trends?of?Collaborative?Learning?in?China

      ——Research?on?Scientific?Knowledge?Map?Based?on?Core?Periodicals

      LI?Su,?FANG?Fang

      (School?of?Vocational?and?Continuing?Education,?Yunnan?University,?Kunming?650091,?China)

      【Abstract】Under?the?background?of?“Internet+”,?collaborative?learning?still?plays?an?important?role?in?the?cultivation?of?innovative?thinking.?Based?on?1029?articles?related?to?collaborative?learning?of?CNKI,?the?paper?makes?a?keyword?co-occurrence?analysis?of?the?research?hotspots?and?trends?of?collaborative?learning?in?China?with?the?help?of?CiteSpace.?It?is?found?that?the?research?hotspots?of?collaborative?learning?mainly?include?seven?aspects,?such?as?research-based?learning,?computer-supported?collaborative?learning,?online?courses,?collaborative?strategies?and?so?on.?Relevant?research?has?turned?to?technology-supported?collaborative?learning,?collaborative?learning?in?flipped?classroom,?collaborative?learning?based?on?the?knowledge?building,?and?the?research?of?technology-promoted?teaching?model?is?also?to?be?explored.

      【Key?words】collaborative?learning;?mapping?knowledge?domain;?computer-supported?collaborative?learning;?CiteSpace

      (編辑/赵晓东)

      ?
      性福导航